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All叶-于彼朝阳 04


       身为三大学生组织之学长团的一员,黄少天的直属班级是高一6班。

       自从军训时作为6班的带队学长随队观看了他们被教官残忍操练的全过程并在一旁大声嘲笑后,黄少天就与这个班级建立了深厚的友谊(雾),总喜欢在晚自习课间时去6班教室溜达几圈,而且每次都要扯着叶修一起去。叶修表示黄少天简直烦透了。

       这天晚自习黄少天花了比平时更短的时间劝叶修跟他一起去6班,等叶修同意时第一节晚自习才刚刚下课两分钟。6班的灯暗了三分之二,教室里还没人出去,有个扎着小辫子的男生站在讲台上,播放到最后一页的幻灯片上写着“谢谢观看”。黄少天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结合每次高一新生入校都会有的社团和学生组织跑班活动,马上就知道了这人刚刚在干嘛。他拉着叶修从后门走进去,大声说:“不要去学生会,来学长团!”

       “黄少天你干嘛?!别听他的,都来学生会,学生会有前途!”讲台上的人顿时炸毛。

       “学生会累得要死一看就是邪教!你们看张佳乐,身为会长还亲自来跑班!学长团超轻松,而且人气高!加入学长团就能像我一样在高一累死累活地军训时全程随队嘲笑他们!还不快来学长团!”

       “靠!来学生会!"

       "学长团学长团学长团!”

       “你们是小学生吗……”叶修扶额,毅然决然地制止了他们秀智商的行为。张佳乐哼了一声,高冷地甩着小辫子走了。

       邪教教主张佳乐离开了,于是正教教徒黄少天趁机向已经微醺的学弟学妹们大卖学长团的安利。叶修懒得听他传销,跟坐在最后一排的一个学弟说起了话:“一帆最近的英语课还听得懂吧?”

       “啊……比之前好多了,多亏了学长的辅导。”

       乔一帆是叶修第一次被拉来6班时认识的学弟。这个勤奋的学弟哪科都不错,就是英语实在惨不忍睹,导致分班时毫无悬念地没进重点班。

       正如这一届每一个高一新生那样,他一入学就听说了高二学神叶修的种种辉煌事迹,再加上对于每周见一次的广电主持人的好感,使得他第一次鼓起勇气向人搭讪。其实本来只是询问学英语的方法,但叶修在了解到他英语究竟有多差后便决定给乔一帆作辅导,就在每个周三周四下午,与第二课堂时间一样。

       说来乔一帆倒是有个在重点班的好朋友,初中时他们是同班同学,然而这个朋友虽然成绩好,教别人却是不行,一看就是以后做不了老师的类型,不过正是这样乔一帆才会收获学神的辅导。

       “继续努力。”叶修揉了揉乔一帆的头发。

       乔一帆有点害羞地笑了笑。


       那边正说到兴头的黄少天终于让众人忍无可忍,很快被一个机智的学弟所打断,“少天学长你今天来我们班原本是要说什么?”

       “啊对了!多亏小卢你提醒我!”黄少天果然停下了滔滔不绝的安利,包括叶修在内的人都不禁对这个年纪特别小的男生投以赞赏的眼神,“学长我今天请你们吃夜宵!下了晚自习直接去食堂三楼!记得是三楼三楼三楼不是二楼!”

       “噢噢噢!学长万岁!”学弟学妹们欢呼,有学妹悄悄地扯了扯叶修的校服袖子,“叶神也会去吗?”

       叶修刚想说什么,黄少天就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勾过叶修的肩,“他当然会去啦,是吧叶修?”

       叶修和黄少天对视几秒,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十点整,铃声响起,提前五分钟走的两人已经在食堂三楼的一张桌子上摆满了碗筷。黄少天一边哀叹着校卡没钱了一边夹起一个云吞往叶修嘴里送,叶修咬下云吞,吃完后仍不忘对他进行嘲笑:“你不是有好几十万吗,还会没钱?”

       黄少天正嚼着两个云吞,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声音含糊不清:“那是以后,以后我肯定分分钟几十万上下啦,但现在暂时没钱。”

       “呵呵。”

       “我去叶修你几个意思啊?!”黄少天顿时炸了,看起来打算和叶修理论三百回合。

       “吃东西时不要说话。”叶修学着黄少天刚才的样子向他嘴里塞了一个云吞,成功让黄少天安静了下来。

       耳根清静了。

       低头攻克下一碗云吞的叶修没有看到被喂食的黄少天可疑地红了脸。

       陆陆续续地来了人,夜宵窗口前排起了长队。几乎是一路冲到食堂的卢瀚文看到黄少天和叶修后跑了过来,身后散散地跟着几十个人。

       “啊,今天的夜宵是云吞诶!好棒!”

       “我们那管这个叫馄饨。”短发的漂亮女生平静地夹起一个,看了看,然后吃掉,“有点淡。”

       “还好吧,我觉得很鲜啊。柔柔你觉得淡的话加点酱油怎么样?”陈果三两下就吃完了碗里的十个云吞,然后一口喝完了汤。她今天忙着广电的后期,连晚餐都没吃,只靠着一些女生带的零食撑过了晚自习。

       “我比较喜欢放醋。”唐柔倒了点醋进去,尝了口汤,“嗯,差不多了。”

       “说起来,有一次夜宵的酸辣粉挺好吃的。”

       “唐柔真可怕,那一次的酸辣粉吃得我都飞起来了!”卢瀚文小小声地对两个学长吐槽。

       黄少天觉得不能更赞同,两个不吃辣星人热烈地交流起了吃辣椒的各种惨痛经历。叶修属于吃不吃辣都无所谓的人,跟他们没什么共同语言,把自己的那一份夜宵吃完后就在一旁玩手机。苏沐橙每晚到宿舍后都会给叶修发个短信,叶修回复了“早点休息”,接着点开了喻文州的短信。

       ——晚自习走这么早,是和少天去吃夜宵了吗?

       叶修拍了张黄少天和卢瀚文端着碗的照片发了过去。

       ——原来是请他的直属班。

       ——文州大大真厉害啊,一张照片就能看出这么多来。

       ——我昨天看到少天充校卡了。少天就算了,叶修你居然也不叫我一起,真伤心呢。

       乔一帆跟他告别表示自己先回宿舍了,叶修向他挥挥手,对喻文州说下次跟他一起,然后拍拍黄少天的肩。

       “少天,走吗?”

       “走走走,反正我也吃完了。”

       他们一起出了食堂,黄少天牵过叶修的手走在梧桐树下,吹着清风,难得地没有说话。

       熄灯之前,喻文州走到叶修床边,轻轻地说:“说好了跟我一起可就不能反悔,明天晚上怎么样?”

       叶修无所谓地耸耸肩:“随便。” 


 -TBC-



学校的酸辣粉真心辣死了…
写着写着突然发现学长团所有成员都是团员…幸好学长团没有领导者不然就是团长了23333
说起来真的对学长团的好感度比较高,当时军训的时候我们班的学长不但没有幸灾乐祸,还买了好多金嗓子来拯救我们喊口号的嗓子w请吃夜宵的事也是真的ww

2015-06-21 热度(9) 评论(2)
评论(2)
热度(9)

© 白桃冰淇淋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