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做梦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

-All叶-于彼朝阳 02


       “物理:卷子写完,牛皮本练习题做到第六课时,下周考试。开心吗?生物:预习,练习册写到第21页,收获本,看《侏罗纪公园》。开心。”李轩把粉笔写的话一字一句地念出来,觉得他们简直无聊至极,“你们这些课代表还在黑板上做开不开心的问答啊?好像这样就能消除我们对你们这种邪恶势力的沉重怨念一样。”


       课代表们无视了他。


       “这周末的作业仍然这么多呢。”肖时钦无奈道。


       午休时留在教室为数不多的人头都不抬:“作业多还要你说?”


       黄少天弯腰把要写的作业从抽屉收到书包里:“文言文助读——在这里。练习册练习册练习册,找到了。卷子卷子——哎卷子呢?”


       他直起身:“叶修叶修,物理卷子还有吗?”


       叶修慢吞吞地回答:“有。”


       “物理卷子应有尽有。”王杰希语气毫无起伏地接道。


       叶修被自己同桌的话戳中了笑点,轻轻地笑了几声。黄少天在一旁义愤填膺:“老叶你居然还笑得出来!你这样对得起深受压迫的广大人民吗!你知道你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对我们的身体和心灵带来了多大的伤害吗!你知道你的罪孽深重到什么地步了吗!快说下周不收物理作业,否则谁也保不了你,交了450也一样!“


       其他人纷纷“+1”,叶修无比高冷地呵呵两声。


       周五下午的两节课是历史和物理,外界一直认为对于理科特别是理重班级来说文科课就是睡觉课,但只有深入班级内部的人才知道,文科课是用来认真听的课,理科课才是睡觉课。啊,为什么?高二8班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吴羽策同学回答道:


       在文科课中,历史课显然十分有趣,政治课虽然全是空话但老师上课喜欢讲各种故事来解释书本内容,地理老师长得好看讲课风格也棒,偶尔还会穿着校服来上课,真是萌萌哒。而理科课,那催眠功力简直一绝,就算嘴里含着三颗荷氏的午夜风暴也会当场陷入深度睡眠,何况理科从来靠自学。


       其实就一句话,学霸,任性。


       第二节物理课上课的一瞬间黄少天就朝桌面倒了下去,在倒之前他看了一眼叶修,那人表面上一副认真听课的样子但桌子下的手正飞快地转着那个不知被他还原过多少次的五阶魔方。这演技好的,怪不得会被物理老师钦点为课代表,黄少天在心里撇撇嘴。他同桌的喻文州倒是真的全神贯注地在听讲,没有对黄少天睡之前看叶修的行为作出任何评价。


       所以睡着了的黄少天自然也不知道之后“全神贯注”的喻文州跟叶修传了一节课纸条的事。


       目睹了全过程的李轩表示:这才是真·演技好。


*


       高中和初中的不同之处是,初中大部分同学之间都住得很近,想一起出去玩是分分钟的事,而高中同学分散在全市不同的区,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从一个区到相邻的区坐地铁大概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就不说不相邻的区了。这就经常导致如下对话:


       “周末约吗?”


       “约!玩什么?”


       “夏天这么热,去滑雪怎么样?顺便看个冰雕什么的棒棒哒!”


       “滑雪好好好!我家附近正好有个人造滑雪场!我有会员卡哦!”


       “……啊?我说的是来我这里,你那里太远了谁要去啊!”


       “什么?去你那?呵呵,大大再见。”


       “呵呵。”


       于是友情破裂了爱情开始了


       然而就像每一本言情小说里写的一样,女主角身边总有一个从小到大都在一个学校的青梅竹马,叶修虽然不是女主角但也细思恐极地有这样一个竹马,这个竹马长着一张霸道总裁钱包脸,他的名字叫韩文清。


       韩文清此人住在叶修家的对门,他比叶修大一岁,两人加上叶修的双胞胎弟弟叶秋从上幼儿园时就形成了固定队,韩文清读小学的第二年叶修和叶秋跟他上了同一所小学,他读初中的第二年叶修和叶秋仍然跟他上了同一所初中。韩文清考上荣耀高中的第二年这个固定队终于解散了,原因是叶秋跟着父母去了国外,而叶修义正言辞地拒绝了父母的安排独自留在国内读书,然后作为中考状元进了韩文清所在的荣耀高中,从此过上了让校长冯宪君一到学校重大活动就捂胸口吃药的日子。


       虽然是固定队,但叶秋和韩文清之间不知为何总有种针锋相对的气场,一切和平相处的假象都依靠叶修来维持。叶修曾戏谑难道他俩就是传说中的相爱相杀,然后被唰唰飞来的两个寒光凛凛的眼刀吓得闭了嘴。


       现在这个一身王霸之气的竹马君正拿着书包站在叶修家门口按着门铃,被门铃吵醒的叶修打着哈欠踩着拖鞋给他开了门。


       “哟,老韩。”丝毫不受王霸之气影响的叶修招呼道。


       韩文清点点头,走进门,轻车熟路地在一旁的鞋柜里拿出了一双拖鞋换上,然后就像在自己家一样毫不见外地进了客厅。


       叶修关上门,跟在韩文清身后:“老韩你这么早来干嘛?我还在睡觉呢。”


       “写作业。”


       叶修笑出了声:“想要我辅导直说就好了嘛,不用那么含蓄,我都懂。”


       韩文清眼神都没给他一个。


       被无视的叶修摸摸鼻子,刷牙去了。


       叶修刷完牙后韩文清正拿着一张卷子,看到叶修从洗手间出来就叫他:“叶修,第五题怎么写。”


       这理所当然的语气是怎么样啊。叶修只在心里想想,没敢说出来,看到韩文清手上的卷子后扬起眉毛:“不错啊,我们老师可是说这卷子难度过大想不写就不写,老韩你真有挑战精神,我还以为只有我这么厉害的人才会去写。”说着煞有介事地点点头。


       韩文清嗤笑了一声,懒得理他:“快讲题。”


       “哦。”叶修觉得这人真没意思,扫了一眼第五题,认命地讲了起来。


       韩文清听完后继续写卷子,过了十几分钟又来找叶修:“第十三题。”


       就像之前的每个周末一样,韩文清和叶修一起写作业,然后把自己不会的所有题都问了叶修一遍,俨然是把叶修当免费家教。虽然题并不是很多,但也够让叶修这么懒的人半死不活了。这过程中包括韩文清在叶修试图去泡方便面时扔掉了他的所有泡面,以及第十万次对叶修说吃太多糖对牙齿不好,叶修虚心听取意见, 一边拆开了一根棒棒糖。


       在QQ上例行轰炸叶修的黄少天这周末仍然没有收到回复。


 -TBC-



细思恐极的原因是这是耽美文

老韩和叶神有同样的作业不是bug> <

2015-06-06 热度(16) 评论(21)
评论(21)
热度(16)

© 白桃冰淇淋
Powered by LOFTER